1988年,上海女研究生被16岁少女拐卖,71天被解救后过得怎么样人…(1988年列车事故)

1988年,上海女研究生被16岁少女拐卖,71天被解救后过得怎么样人…(1988年列车事故)缩略图
2024年 2月 13日 0 Comments

罪恶的心里没有生命——普希金
1988年,一名上海女研究生被拐卖至山东郓城县,在几近与世隔绝的山村,她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是什么导致一名高知女性落得如此境地?在寻找真相的过程中,人们惊讶地发现:作案的人贩子竟是一名年仅16岁的豆蔻少女,被捕时她仍满不在乎地笑着,似乎不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让别人受到了伤害。

她就是那块“银元”
王莲(化名)在1986年进入上海某大学读研究生,学习优异的她还担任了班长的职务。本应于1988年顺利结束学业的她,却因一次被拐卖走入人生的低谷。2月25日,她搭乘火车来到郑州工学院查资料。今年是她念研究生的最后一年,毕业论文发表在即,因此结束郑州的旅程后,她还要抓紧时间去北京查找资料,以完善论文内容。
在火车站附近的旅馆歇脚时,王莲结识了一名自称李敏的小姑娘。李敏年仅16,活泼可爱,年长的王莲自然对她颇多关照,不久两个人就玩到了一起。在谈话过程中,王莲了解到李敏很早就因家境不好而辍学打工,这次出门也是跑一趟叔叔介绍的买卖,李敏还拿出一块银元,神秘地说:“你也跟我去山东跑一趟吧,弄点银元,能赚大几百呢,我分你200块。”

初出茅庐的王莲哪能想到这个淳朴的小姑娘在骗她?于是,她们一起坐上了从郑州开往山东的长途汽车,她们在郓城下车后,李敏借口要“谈买卖”便又耽搁了一日。2月28日晚,李敏让王莲去点货,她信誓旦旦地告诉王莲:跟你去的有行家,他们能分清真假,你在一旁 忙数银元就好。
急于办完事、早日回郑州的王莲没想太多,她下意识地认为这个热心肠的小姑娘只是想让她多赚点钱,便跟着几个小伙子去提货。这时的李敏只怕早早收到赃款,恨不得快些把王莲打发走,省得自己露出马脚。果不其然,王莲这一去就没机会回来,她才是李敏想要交易的“银元”——农民工长恩买下了她,整整71天她都被关在屋子里,与世隔绝。

一生的阴影
万幸的是王莲的父母报案及时,她的旅程信息也成为警察破案的线索,因此,在度过黑暗的71天后,警察终于将她从水深火热中解救了出来,但受过的折磨令她难以释怀,这件事恐怕会成为她一生的阴影。王莲在事后回忆,她曾因多次逃跑无望后,试图了却生命,在被关着的那段时间,她脑子只想着怎么解脱,因为日子太难过,她几乎要熬不下去了。不过她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在被救出后王莲休养一段时间,渐渐恢
1988年,上海女研究生被16岁少女拐卖,71天被解救后过得怎么样人…(1988年列车事故)插图
复正常生活。
王莲也试过向外界传递信息,她曾写过一篇藏头诗,每句的头一个字合起来就是“到此来寻侯集宫庄宫长恩”,然而信寄出后石沉大海。可能有人会问,村子里就没人站出来说话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在这里买卖被拐卖的妇女已成常态。

而村党支书在事后接受采访时竟说:“她如果早告诉我她的身世,我说啥也不能让她在这儿受这么大的委屈。国家培养一个人才不容易呀!俺全村群众凑钱,也得把长恩的钱抵回来。”而那名表面天真、内里腐烂的人贩子李敏在被捕时还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仿佛她欺骗、残害女性同胞的事实不存在一样。
严惩人贩子势在必行
《资本论》中的一段话像极了人贩子的真实写照:“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它就保证被到处使用……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上断头台的危险。”当无数家庭为丢失的孩子哭得撕心裂肺时,人贩子却用肮脏的手数着钞票大笑。

并且,真正上“断头台”的风险对他们来说太小,虽然拐卖儿童罪中有死刑规定,但事实上被判死刑的很少。有些人为此不惜挺而走向,这样的高风险高收益不试试怎么甘心?
但人贩子的嚣张气焰要灭一灭了,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大多数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寻回,而他们在外的时间越长,受到的身心伤害越大,人贩子因一己之利毁掉一个家庭的幸福,因此,有人建议对人贩子终身追责!
不仅如此,面对打拐时遭遇的地方庇护问题,像郓城县村支书那样的当地干部对是否发生拐卖情况是知悉的,而被拐的妇女儿童在被家人认领的过程中,是需要村委会等政府机构开出证明的,由此可见此事件中地方政府的重要性。
一旦收买妇女儿童纳入地方政府考核,则会大大提高地方主动上报、干预、解救的概率,将使拐卖案的侦破率出现质的飞跃。美德的道路窄而险,罪恶的道路宽而平,可走后一条路是送死,走前一条路是得生。在国家愈发关注拐卖案的当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才是人贩子最好的归宿。而最终,“天下无拐”将不再是心愿,平安喜乐将重归人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