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到俄罗斯工作,5年后治愈抑郁症翻译考研毕淑敏_网易订阅(迫降俄罗斯)

…被迫到俄罗斯工作,5年后治愈抑郁症翻译考研毕淑敏_网易订阅(迫降俄罗斯)缩略图
2024年 2月 12日 0 Comments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237位真人的故事
我叫晓岚,90后黑龙江姑娘。高考结束,我开始勤工俭学自筹大学学费。
上大学后,我成了的“两面人”,周末是努力赚学费的打工人,平时努力上进的好学生。大一入党、进学生会、拿奖学金、成绩名列前茅……我始终把自己绷得紧紧的,每走一步都会瞻前顾后,生怕这一步会带来自己无法承担的后果。
终于在准备考研时,我犹如超负荷的弹簧突然崩塌中度抑郁。家人的鼓励和陪伴,给了我战胜抑郁症的信心。最终,在辅导员的引荐下,到俄罗斯一家木材厂当了一名翻译。温和的老板、善良的同事、热情的俄罗斯人……让我重新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学会了如何与自己相处、如何去爱自己。

(考研前,我自信开朗非常爱笑)
我1993年出生于黑龙江鸡西正阳矿,一个非常普通,甚至有些窘困的家庭。妈妈是小学文化,大半辈子都是家庭主妇。爸爸从前在矿山井下工作,但这个工作很危险,后来爸爸就转行,去了云南打工。
我有三个姐姐,一个弟弟,爸爸一个人的收入要支撑全家的开销。我童年时,穿的衣服鞋袜,要么是亲朋好友、学校老师送的,要么是姐姐们穿不了的旧衣服。
班上其他同学有新衣服、新玩具,再长大一些有新手机,还能上各种兴趣班,可这些我都没有。当其他同学兴致勃勃地分享吃过的美食,假期去游玩的地方,我永远插不上话。很早我就知道,我们家跟别人家是“不一样”的。
爸妈省吃俭用,从牙缝里省出钱来供我们几个上学。我更清楚像我这样没有任何背景的穷学生,读书是唯一的出路。我从小读书就很用功,是学校的优等生。

(从小,爸爸就鼓励我们要多出去走走增长见识)
除学习之外,我很少表现自己,平时说话声音也比较小,甚至有些唯唯诺诺的。那些闪亮成绩背后,不过是一个内向而自卑的小孩。
2013年,我高中毕业了。到填高考志愿时,我一直没想好报什么专业。直到我看了一部有关翻译官的电影,翻译官那份镇定自如,飒爽英姿深深地吸引了我,也燃起了我成为翻译官的梦想。
选择具体语种时,我考虑到黑龙江离俄罗斯比较近,以后可能会有去工作的机会,我就选择了俄语专业。奇妙的是,人生之路没有白走的,我们走的每一步都算数。正是这看似无心之选,却在后来成了我拼
…被迫到俄罗斯工作,5年后治愈抑郁症翻译考研毕淑敏_网易订阅(迫降俄罗斯)插图
命抓住的救命稻草。
拿到大学通知书后,为给家里减轻负担我决定先勤工俭学。于是,我在一家冷面馆找了份兼职。每天从早上八点工作到下午两点,不停在店内走动着给客人们服务,到下班的时候腿都站肿了。

(抑郁时,感恩妈妈的不离不弃)
辛苦归辛苦,半个月挣了800块钱。我想,我已经长大了,可以承担起自己的人生。我非常有信心靠自己解决上学的学费。开学前,家里给我了8000元,用来支付学费、书本费和最开始的生活费。除了这笔钱,我再也没有向家里伸手要过钱。
刚入学时,老师了解到我家的情况,就让我申请国家励志奖学金。申请这个奖学金,不仅要看家庭情况还得成绩好,这些条件我都符合。最后一关,申请之前要在新生介绍会上演讲。
介绍会那天,我站在台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家里的事,脸红得像要烧起来一样。从不善言辞的我,几乎是边哭边说,语无伦次磕磕巴巴。没想到很多人都给我投了票,我成功申请到了这笔奖学金。
那几年,平时我是认真学习的好学生。一到周末,我就成了打工人。我发过传单,在学校食堂一个做麻辣烫的档口打过工,做过家教,在学校组织的夏令营担任过工作人员……靠各种兼职收入和奖学金,我的大学费用基本凑齐了。

(大学时,到处兼职做促销)
很快我也适应这种勤工俭学的节奏,工作和学习都没耽误。上大学以后,明显感到同学之间的关系淡了很多。大家都各自忙各自的事情,而且即使是室友,也未必会去同一个教室上课。
正因为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没有人会特意关注、在意我的家庭情况。即使知道我是领奖金的贫困生,也很少用有色眼镜看我。在这样的环境中,我时时紧绷的内心不知不觉松弛了下来。
加上我成绩一直很好,在班里名列前茅,在年级里也能排上名。辅导员很欣赏我,给我很多的鼓励和信心,让我感到踏实有力。我内心那个自卑的小孩,开始有了探出头的勇气。大一时,我就被推荐入党还加入了学生会。
加入学生会后,我不得不经常跟人打交道,倒逼着我的表达能力和沟通能力得到很大提高。我渐渐地变得开朗起来,敢表现自己,敢大声说话了,和室友们的关系也好了起来。大三时,我还担任了小班主任,负责在早读时带同学们读俄语。

(担任小班主任,负责带同学们读俄语)
似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这些年吃过的苦终于有了回报。殊不知,这一时的顺境对我来说只是暂时的如意。大三时,不少同学都在考研。我觉得学历高点,以后也更好找工作,也随大流开始考,但我完全低估了考研的难度亦或是对自己过于自信。
我成绩虽然不错,但并不是天赋型选手,那些成绩是一个又一个熬夜苦读换来的。除了读书,学生会的工作也不少,我还要做兼职赚学费,每天都是分身乏术。可以说,为了保住现有的成绩,我已经拼尽了全力。
而考研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要学习的知识也比本科阶段难得多。我努力备考,可永远觉得准备得不够充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有点患得患失。
我一会害怕努力了半天,还是考不上;一会担心即使考上了,也没有钱继续读;想要放弃考研,又焦虑只有本科学历,以后找工作没有竞争优势,找不到有前途的工作……

(大学时,偶尔也会和同学一起出去玩)
其实,这些年我每走一步都会瞻前顾后,生怕这一步会带来自己无法承担的后果。我开始失眠,一夜一夜地辗转反侧。表面上,我还是在认真学习,可心里莫名地厌倦起来,每次都强迫自己打起精神。
我知道自己有点不对劲了。经常拉着舍友诉说自己的烦恼,诉说那些莫名其妙的担忧与纠结,也时不时为一些琐碎的小事闹脾气。
起初,舍友还有耐心陪我,包容我的小情绪。可她们也在考研,没有精力也没有义务当我的情绪垃圾筒。
不知不觉,从前和我一起出门上课,一起结伴去食堂打饭的舍友,不再邀我同行。她们出于对我的关心把我的情况告诉了辅导员,而在我看来这严重伤害了我的自尊心,更加剧了我和舍友们的矛盾。

(在俄罗斯伐木场聚餐的大肉串,可见战斗民族的豪迈)
渐渐地,我在宿舍成了一个边缘人,性格也越来越阴郁。记得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就坐在图书馆的窗前,面前摊开一本书。可我坐了许久一页都没翻,就呆呆地看着太阳一点点坠入地平线,天光渐暗,似乎整个世界都一同暗了下去。
一个冲动忽然闪现:考研、学生会、兼职,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我从这个世界消失,应该对所有人都好吧。那一瞬间,我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住了。那段时间,我就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泥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往下沉却无力自拨。
终于挨到了暑假,我没有像以前那样出去兼职,而是直接回家了。回到家里,我依然整天阴沉着脸,连妈妈都说,我就像换了一个人。
大姐觉得我的状态很不对劲,带我去医院看了精神科。拿到中度抑郁症诊断结果的那一刻,我不禁泪流满面,原来,是我生病了。医生让我住院治疗,在医院里我每天吃抗抑郁的药,定时去电子理疗室做放松练习,参加团辅活动。

(在俄罗斯伐木场和同事在一起)
参加团辅活动的都是有类似情况的病友。在团体中,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得到团队伙伴的共鸣和理解,那种感受是奇妙的,也让我紧崩的心弦不知不觉松驰下来。医生告诉我,全球约有3.4亿抑郁症患者。原来,我并不孤单。
我开始接纳自己,学着聆听内心的声音。我听到心底有个声音对自己说:“人生很长,暂时爬不到山顶也没关系。”是啊,没有人真正知道我经历过什么,如果我也逼迫自己,还有谁能和站在一起呢?
心结打开,我重新感受到家人对我的付出。那时,大姐每天都来医院陪我,陆续花了七八千给我治病。
妈妈并不懂什么是抑郁症,可无论我对她爱搭不理,还是闹情绪,妈妈从没有对我摆过一次脸色,总是默默地承受一切。她一向不善言辞,还绞尽脑汁开导我。
而这些都被我忽略了。难怪有人说,我们会铭记陌生人一碗阳春面的恩情,却总是忽略家人日复一日的默默付出。大姐再次来看我时,也忍不住说我能作。

(克里姆林宫,位于首都莫斯科心脏地带曾是俄罗斯沙皇的居所之一)
在医院呆了大半个月,我的抑郁症有所好转。我不想再让家里为我花钱,坚持出了院,决心靠自救治愈自己。
说得容易,做起来其实很难。我先让自己行动起来。即使是早上洗脸,也要用心对待。然后开始跑步,刚开始时跑不了多久,我学着感受身体的承受能力,一点点增加运动量。
我还从书里吸取能量。那段时间,我看了很多励志和心理学方面的书,还特意把最喜欢的几本从图书馆借出来,打印成册,放在枕头边。每当心情不好时就翻一翻,用这种方式鼓励自己。
印象最深的是毕淑敏的幸福三部曲,还有一本书中的一句话:“人生路上难免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挫折,不屈的生命是自己学会拯救自己,只有学会自己拯救自己,才能在逆境中勇敢地前进。”书名我已经忘了,但一直牢牢记着这句话,它就像一座灯塔,指引着我前进。
这段时间,辅导员也给了很多 助,鼓励我坚持运动,陪我谈心。原来,抑郁的另一面并不是快乐,而是有活力地生活。

(和俄罗斯客户合影,走出抑郁让我每天过得更开心)
在艰难地把自己从泥沼中拨起来的过程中,我依然会有情绪低迷的时候,但我学会了告诉自己:亲爱的,不要停止行动,累了可以休息一下,少做一点。这种情绪出现了不要紧,允许它存在,我会陪着你一起度过。
12月时,我参加了研究生的考试,成功通过初试,抑郁症也渐渐好转,转为了轻度。
寒假回家后,我还不时跟辅导员通话。一天,辅导员给我打电话,说他有个朋友在俄罗斯做木材生意,现在缺一个俄语翻译,平时还要做一些杂活可以介绍我去试试。
换个环境,也许对我的恢复也很有好处。于是,在辅导员的引荐下,我见到了老板,约定过完年,我先过去实习三个月。谈好后,我就回家办理护照,准备出国的事。
我是2017年2月2日出国的,过海关时还有个小插曲。当时我感冒了,排队过海关时,只觉得脑袋嗡嗡直响,好像下一秒就会晕过去。经历了这么多我也学会了自我暗示,就不断告诉自己,再挺挺,能坚持住。就这样,我顺利过了海关,踏上了异国的土地。

(客户经常带孩子来木材厂,时间久了,便处成了朋友)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工作,这对我来说,是个全新的挑战。起初,我很不适应。虽然我的学习成绩还可以,但书本知识跟实际运用差别还是很大的,加上工业领域的知识储备不足,真正开始工作时我的口译能力就跟不上了。
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一个温和宽容的老板。有时候我翻译速度慢了,甚至出现小失误,他都是温和地指出来,从没有对我说过一句重话,还鼓励我多跟俄罗斯人沟通交流。
就像当初坚持跑步一样,我咬着牙坚持了下去。好在大部分俄罗斯人都很热情,即使我翻译得不够准确,他们察觉后也会友善地告诉我正确的说法。
他们还对中国人很好奇,想了解中国的风俗习惯还有中国人的特点。记得有一次,我在外面跑步。一位大叔从我旁边跑经过,忽然停下来,问我是韩国人还是中国人,为什么来俄罗斯。聊了几句后,还邀请我去家里做客。

(去俄罗斯客户家看养蜂,此时的我,已经调整好了心情)
这些善意,就像太阳,一点点驱散了我内心的阴霾。我的性格越来越开朗,而且交流起来越来越大胆。
交流多了,我的口译能力、工作效率不断提高,不知不觉工作中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当我把心思都全部放在工作上,负面情绪竟然慢慢消退了。我终于明白,人生很多过不去的坎,其实源于自己放大的情绪和错误认知。
2017年5月,实习期满,我也要大学毕业了。我回到学校,准备毕业答辩的事,顺便请辅导员吃饭。辅导员见到我很高兴,说我比以前开朗多了。毕业典礼后,我再次回到了俄罗斯,转为正式员工。
国外的日子,也没有那么丰富多彩。毕竟我是去工作的,不可能天天出去逛街玩乐。尤其是我们这种工厂,工厂环境都是脏乱差,完全没有电视剧里那些白领们的意气风发。好在老板对大家像家人一样,每年七八月份生意淡季时,都会带我们出去旅游调节心情。

(第一次在俄罗斯奥莉噶看到大海,激动,兴奋)
第一次在俄罗斯看大海时,兴奋之情难以言表。水天相接之处茫茫一片,汹涌的浪潮不断地拍打着岸边的礁石,激起一片堆雪般的泡沫,在大海那样的广阔、博大面前,人何其渺小。
看着海欧在海面盘旋,听着海鸥们的声声鸣叫,感觉什么烦恼都随之烟消云散了。难怪有人说,天地之壮美,是治愈烦恼的良药。
回想这一路,我深深地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女孩,得到过太多人的 助。是他们的善意,对我的陪伴和鼓励,让我有了战胜抑郁症的勇气。我更感谢那个从不曾真正放弃努力的自己,因为,只有自己不放弃,才看得见光。

(经常穿着很厚的衣服到伐木场,但我心里充满温暖)
走过那段灰暗的日子,我重新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就像宫崎骏在 《千与千寻》中说的那样,生活坏到一定程度就会好起来,因为它无法更坏,努力过后,才知道许多事情,坚持坚持,就过来了。
到现在,我大学已经毕业将近五年了。除了工作,我还在学理财、瑜伽等感兴趣的东西,这让我的内心更加充盈。当年因为我状态不好,最终没能考上研究生,我也打算过两年重考,了却当年的遗憾。
我虽然没有成为梦想中的涉外翻译官,但我成为了更好的自己。未来还会有什么变化呢?我不知道,但我不再惧怕挑战。
【口述:高晓岚】
【编辑:羽兮】
目前我们已经记录了237位真人故事,感动了被采访人和千万读者。
如果您有故事想讲述,或想加入我们团队成为作者,都请私信@真实人物采访,随时欢迎您的到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