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学考研民族学视野下的乡村振兴研究_文化_社会_的发展(民族学考研出来干嘛)

民族学考研民族学视野下的乡村振兴研究_文化_社会_的发展(民族学考研出来干嘛)缩略图
2024年 5月 16日 0 Comments

原标题:民族学考研:民族学视野下的乡村振兴研究

民族学视野下的乡村振兴研究

罗康隆,周红果

摘 要: 乡村振兴的实质是文化的振兴和文化的自觉,是一种自下而上的力量和自上而下对策的有效对接。如果没有文化自觉和文化自决,乡村振兴的发展是虚无的。不同参与者的平等“对话”是乡村振兴的基本前提,乡村主体的“参与”是乡村振兴的必由之路,对话、参与是文化自觉的一种呈现。通过自觉的“对话”与自觉的“参与”是乡村振兴的路径选择,也是民族复兴的契机。

关键词: 乡村振兴;文化自觉;对话;参与

引言

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进入到城镇化的快速发展阶段,乡村被边缘化,乡村的劳动力被城市无情地吸走,留在乡村的几乎都是老人、妇女、儿童、残疾人以及不识字无法离开乡村的人群,出现了“老人村”“空心村”“智障村”“独家村”甚至“无人村”等,加速了我国乡村的凋敝和衰退。面对我国乡村的现状,党的十九大报告中首次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和城乡融合,这是长期关注“三农”
民族学考研民族学视野下的乡村振兴研究_文化_社会_的发展(民族学考研出来干嘛)插图
问题的战略选择,从“城乡统筹”到“城乡融合”,再到“逆城市化”,反映了中央对农村的再定位,明确了乡村发展的新思想、新思路。实施乡村振兴是国家的战略,民族学是研究文化的学科,从民族学学科出发去探讨乡村振兴,发展乡村文化事业,是助推乡村振兴的重要保障。乡村振兴自然离不开文化自信、平等对话与全域参与的讨论。

一、文化自觉:乡村振兴的实质

乡村的本质何在?何谓乡村?乡村在当前我国社会发展的地位何在?如何振兴乡村?这也是大多数国家现代化进程中面临的重要社会问题,国内关于此问题的研究成果丰硕。有关研究者认为,乡村振兴是健康城镇化的应有之义,它包含乡村内部充满活力和对外产生输出价值,在保持传统乡村景观特质与乡村文化风情的基础上,扭转乡村凋敝的局面[1]。也有学者认为乡村振兴是对当前快速城镇化过程中乡村衰败现象与乡村传统发展模式的反思,旨在通过乡村重构而重新激发乡村发展活力、焕发乡村生命青春、实现乡村可持续发展[2]。还有学者认为乡村振兴是乡村社会传统性智慧在现实过度城市化形势下的重新阐发和发明,是对乡村乃至民族生命之根的重新发现、发扬和创造[3]。更有研究者认为,乡村振兴从外在来说是乡村在文化传承、生态维育与食品供应等方面对城市形成平等互惠、互相支持的关系;而从内在来说乡村内部能在经济、人居、治理、农民生计等方面实现自给与繁荣[4]。纵观以上种种研究,不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讨论乡村振兴,都离不开乡村的文化。可见,乡村振兴与文化息息相关,乡村文化使乡村内部焕发活力生机,推动乡村的发展,没有乡村民间文化的生机,就不可能建设出一个有灵魂的乡村。

从以往乡村建设的路径来看,乡村建设的注意力往往集中在经济发展上,某种程度上忽略了乡村文化建设。这样的乡村建设失去乡村社会的根,表面上的一时繁华,稳不住无根自倒的大树,掩盖不住繁华背后的无奈。在西方工业文明进程中的乡村社会被视为落后与野蛮的象征,成为要被工业文明所替代、改造甚至毁灭的对象。几乎在所有的电影、电视以及文字、图片的媒介宣传,都以城市的发展与文明在诱惑人们,都以乡村的愚昧与落后在诱导人们离开乡村,对抗乡村。以这样的方式经过几代人的“洗脑”,不仅生活在城里的人们为自己的文明找到了理由,诞生出了自一出生就是文明的,也造就了城里人一出生就看不起乡里人,“乡巴佬”就成为城里人欺负乡里人的口头禅,这就埋下了城乡二元对立的种子,并形成为一种观念。而这样的话语体系“洗脑”不仅给生活在城里的人洗了脑,也给世居于乡村的百姓洗了脑。使得原本生活在乡村比较清闲安逸的人们也在怀疑自己,从怀疑自我到开始否定自我,于是奋力地挣脱乡村社会对自己的束缚。乡村人不仅从行动上,而且从思想观念上都在向城市学习、模仿与看齐,这是一场深刻的变化,甚至可以说是一场深刻的“革命”。这场“革命”的实质就是毁灭了乡村人的自信,毁灭乡村人的自尊,毁灭“乡村文化”。在我国乡村振兴背景下的乡村聚落中,面对都市化的迅速发展,乡村社会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逐渐淡化,乡村在地特色的“文化事实”快速流失。我国提出乡村振兴的真实本质是营造一个适合乡村社会发展的乡村“新文化”,也就是说乡村社会的振兴实质上就是乡村民间文化的复兴。我国当下的乡村振兴就是要拯救乡村文化,重塑乡村的社会秩序,返还给乡村人的自信与自尊。“乡村亦作乡邨,村庄之意,相对城市而言,是指以从事农业为主要生活来源且人口散落分布的地方。”[5]乡村不仅是农民的聚居地,也是农民从事农业生产经济活动的一个整体。乡村主要以农业为主体,经营农业农事活动,以农业为主要生活来源。生活在乡村社会的老百姓为人类做出了两大贡献:第一,是给人类社会提供维持生命、延续生命的农产品。人类的生存要依靠农产品,不论是城里人还是乡里人,都不能吃钢铁、不能吃石化能源产品、不能吃城市的建筑与设施。如果没有乡村社会农产品的供给,人类的生存就会受到威胁。就这个意义而言,乡村社会是人类的根脉,来自于泥土、出手于农民的农产品,这也是乡村引以自豪的地方。第二,是在农耕基础上创造出人类的农耕文化。农耕文化是人类的瑰宝,包含了气候、物候、天象、种子、植物、动物、培育、豢养、收获、管理、储存、使用等系统的生产知识,也凝聚着乡村人对生产生活、人生礼仪、伦理道德、人际交往、民俗民风、养生保健、婚丧嫁娶、生老病死、祭典祭祀、聚落建筑等的伟大智慧。这是一个庞大的知识体系,这是乡村社会赖以生存的文化之根,也是人类文明的知识源泉。但这样的知识体系、文化之根与知识源泉,已经遭受到了无情的贬斥与打压,在西方文化浪潮下的城市化进程中,民间乡村文化处在崩溃的边缘。笔者认为,国家当下乡村振兴的使命就在乡村文化的复兴,就是守护这样的知识体系,培育这样的文化之根,激活这样的知识源泉。

每个民族、每个国家都有自己不同于其他民族的文化,都是靠文化生存、发展、延续下去。民族的发展和壮大正是靠文化的代代传承而延续下去,文化的消失则意味着民族的灭亡,文化的兴旺则意味着民族的繁荣,文化与民族的发展息息相关。文化从其本质上讲,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差异性和整体性。处于不同地域上的乡村社会同样具有外在的差异性和内在的整体性。每个乡村也都存在着共性:“农民都苦恋自己的土地;离不开自己的村庄和社区;家是他的宇宙的中心;婚姻是获得财源和物质生活的前提;恪守祖屋,靠男裔传嗣的准则。”[6]117不同的地理环境,不同的历史遭遇,不同的社会关系构成了千姿百态的乡村社会,这些乡村社会都承载着不同的文化类型。每个乡村都有各自的特点和差异性,都有自己内在的一套秩序维系着乡村社会的发展和稳定,因此都有不同于其他乡村的发展路径。乡村外在的差异性和内在的共性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在文化的作用下,推动着乡村社会的发展和延续。人是文化的载体之一,文化的要素还包括居住的房屋,生活的土地,信仰的宗教等等;构成乡村社会的主体是人,房屋,土地,产业,信仰等都是乡村的载体,从构成文化的诸要素和承载乡村发展的载体看,乡村社会是文化诸要素的映射。从这个层面上讲,乡村振兴事实上也就是文化振兴。

历史上的乡村建设,没有过多的权利和资本等外界因素的介入,而是一点一点的积累和扩大,是自觉的心理所推迫而出的。“乡村建设运动当然不是偶然产生的,它的发生完全由于民族自觉及文化自觉的心理所推迫而出。所谓民族自觉就是自力更生的觉悟。”[7]214乡村有很大的自我生存空间与发展空间,靠的是乡村自身的发展,乡村修建大量的宗祠、祠堂,都是乡村构建的一套自身秩序的一种方式。乡村留下的这些宗祠和祠堂,以及一些仪式和崇拜,都要重新赋予生命,激发活力,需要转换贴近现实的政策,从而调动文化资源,让人愿意回归到乡村。乡村空间、福祉、产业、文史归根结底是文化的再造和培植,乡村振兴就是要把已经脱离乡村的文化找回,利用文化创造性地对乡村进行经营。而现在人们的观念里,乡村是落后的,城市是进步的,这样的信念支配着人们的行为活动,使得维持乡村原有的纽带断裂,秩序坍塌。为此,就需要建立起人们与乡村之间的一种内在关联,这种内在的关联以文化为纽带,也是乡村赋予整个文化的价值所在。

乡村振兴需对民间文化赋权,乃是还乡村聚落在地人的话语权,给予其创造力,实现从文化自觉到文化自决的过程。“文化自觉是一个艰巨的过程,只有在认识自己的文化、理解所接触到的多种文化的基础上,才有条件在这个正在形成中的多元文化的世界里确立自己的位置,然后经过自主的适应,和其他文化一起,取长补短,共同建立一个有共同认可的基本秩序和一套各种文化都能和平共处、各抒所长、联手发展的共处守则。”[8]186乡村振兴的实质就是文化自觉,乡村复兴的任务就是让传统文化延续下去,重新激活乡村的活力,让乡村文化在现代文明体系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乡村文化具有个性化和多元化,认识乡村文化的价值,让乡村文化价值回归,从乡村自身着手推动文化复兴,让农民成为乡村文化的主体,这才是乡村文化自信的根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