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深圳打工妹到北大研究生,这个洞口妹子真牛!考研湖南师范大学…(2020年去深圳打工好吗)

…从深圳打工妹到北大研究生,这个洞口妹子真牛!考研湖南师范大学…(2020年去深圳打工好吗)缩略图
2024年 2月 12日 0 Comments

2008年4月25日,在北京大学百年大礼堂里,研究生部正在召开新生表彰大会,成绩优异的邓百花获得“优秀研究生”殊荣。然而,就在身材瘦小的邓百花上台领奖时,老师说了一个惊天的秘密:一年前,她还是深圳流水线上的一名普通打工妹!顿时,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一个流水线上的打工妹,竟能成为堂堂北大研究生!她究竟是如何从人生低谷奋起,从而改变自己命运的呢?
生于寒门,寄望知识改变命运

1983年12月,邓百花出生在湖南省洞口县一户贫穷的农家,她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一家四口全靠父母种两亩多田维持生活,日子过得非常艰难。邓百花从小就感受到了父母的艰辛,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她从8岁起就拿起柴刀上山砍柴。
生活的艰难,使邓百花十分珍惜学习的机会,从入学到初中,她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然而,家里实在太穷了,邓百花知道未老先衰的父母根本无法供自己读大学,1999年初中毕业时,她含泪报考了邵阳师范学校。
因为这是一所师范学校,每个月有17元的生活补助,邓百花可以不再向父母要生活费了。在这所中专学校,她常常每天早晨花1元钱在食堂买5个馒头,早上吃1个,中午和晚上各吃2个,连菜也舍不得吃。一些同学见了,经常多打一份饭菜,暗暗 助她,每次,邓百花都感动得泪流满面。
2002年7月,邓百花师范毕业了,她应聘到邵东县一所偏僻的乡村小学教书,月薪400多元,原以为终于可以为家里解决一些经济困难了。谁知就在这时,她母亲竟患上了间歇性精神分裂症,她的工资连给母亲付医药费都不够。无奈,邓百花只好利用假期打工赚钱来为母亲治病。
2003年暑假,邓百花在邵阳市红旗区一家酒店里找到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每天,她除了穿着旗袍站在门口迎宾外,还要负责收拾狼藉的桌子,常常忙到深夜12点才能休息。繁重的体力劳动令她疲惫不堪,哪知更难受的事情还在后面。
有天,老板将邓百花引到一个包间,特意向客人介绍说:“这是我们新来的服务员,是一名老师。”谁知客人听后,竟借着醉意抓住邓百花的手,色眯眯地问:“小妹,你今年多大了?”生平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场面,邓百花吓得想挣脱逃走,可手被那人紧紧拽住,怎么也挣脱不掉。客人们哄堂大笑,有一个人说:“到底是小姑娘,摸一下就吓成这样。”另一个客人却说:“老师有什么了不起?别装清高了,没钱还不是得来伺候我!”这是,老板来了,不分清红皂白地对邓百花训斥道:“当服务员还摆什么臭架子?你以为你是谁呀?我看你就是一辈子受穷的命!”遭受了这样的羞辱,邓百花气愤极了,真想狠狠地痛骂他们一顿,但想到要挣钱给母亲治病,这份工作不能丢,她只好使劲地攥紧拳头,用沉默表达内心的愤怒和无奈。
晚上,邓百花回到寝室,回想起白天的羞辱,她愤愤地想:服务员的工作不仅辛苦,工资低,还常常受人欺负,这样生活一辈子岂不窝囊?一定要想办法改变自己的命运。然而,像她这种只有中专学历的穷打工妹,要想改变命运又谈何容易?思来想去,邓百花毅然决定,继续求学,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一定要实现自己的大学梦,用知识改变命运!
同寝室的一个服务员知道邓百花的想法后,关切地对她说:“小妹,你的想法是好的,可现在找工作这么难,你不要轻举妄动啊!”邓百花明白这位大姐的好心,但从这位身上,她看到了穷人的痛苦和限制——很多穷人被生活所迫,没有动力也没有能力去改变,去拼搏。更怕失去眼前得到的,不敢去追求更多,所以只能一辈子受穷。
暑假结束后,邓百花又回到乡村小学继续当老师,这时,她又忍不住把自己准备读大学、考研究生的想法,悄悄告诉了几个要好的同事,没想到,冷嘲热讽顿时向她扑来:“这个女生也太狂妄了,以为自己是谁呀!不就是一个中专生嘛?还想考研?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学校领导也语重心长地对她说:“百花,你连高中都没读,考研究生很不现实,还是以工作为重吧!”
要强的邓百花没有争辩,但她却暗暗鞭策自己:虽然我只是中专生,考研的路注定不会平坦,但考研是我改变命运的最佳途径,我决不能放弃!
苦难为翼,梦想在贫寒里越飞越高

自学考试开始报名后,邓百花报考了湖南师范大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从此,她白天为学生上课,晚上挤出时间看书。可白天的工作实在太累了,有时候晚上刚打开书本,睡意就袭来了,邓百花只好学古人悬梁刺股,将一根木棍绑在椅子上,再用绳子系着头发绑在木棍上,每当打瞌睡时,悬着头发就会被绳子拉得生痛,疼醒的她便又可以接着看书了。
然而,这种近似自虐式的努力,虽然让邓百花的学习有了很大进步,但也带来了严重的后果。由于疲劳过度,邓百花的眼睛出现了充血症状。有一次上课时,她突然眼前一黑,重重地摔倒在讲台上……但令邓百花感到欣慰的是,经过半年的努力,她第一次报考的4门功课,都以80多分的好成绩顺利过关。
可邓百花毕竟是个中专生,英语对她来说实在太难了。为此,她不得不每天早晨6点钟就起床大声朗读。刚开始,她便把这些单词抄在小本子上,翻字典查读音,利用走路、吃饭的时间一个一个地背诵,一个单词通常要背上10多遍才能记住。
2004年10月底的一个周末,邓百花去县城书店买书时,看中了一本由王长喜主编的《高级英语语法》。这本书标价36元,可她翻遍全身的口袋,却只找到37元钱。如果买下这本书,就没钱搭车回学校了,但邓百花最后还是步行10多公里回到学校。
酬勤,经过夜以继日的努力,邓百花的英语听、写能力突飞猛进。2005年4月,她终于顺利地通过了全国大学英语六级考试,在这一年,她顺利拿到了湖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自考本科文凭。
有了本科文凭,大学都劝邓百花换个好单位,安心工作,但邓百花却不这样想,她要报考研究生,并在心里暗暗鞭策自己:要考就考最好的学校——她想报考北京大学的研究生。
就在这时,父亲打来电话说:“百花,你妈妈的精神病又犯了。”父亲说完竟呜呜地哭了起来。那一刻,邓百花犹如万箭穿心:自己每个月的工资只有400多元,平时既要给母亲买药,又要买书、交自考费,压根儿就没有积蓄,拿什么给母亲治病啊!可是,如果任由她的病发展下去,自己的良心、孝心何在?邓百花只得向同事借了1000元钱,将母亲送进了洞口县精神病医院。
那段时间,邓百花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赚钱,以便完成自己的考研梦。为了赚钱,邓百花到全国有名的邵东小商品批发市场,批发一些小商品,利用周末的时间到镇上的集市贩卖。那天,在确定没有熟人后,邓百花便摆放东西,突然一个童音传来:“老师早!”邓百花转身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学生刘杰和他的父亲。邓百花尴尬极了,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害羞地站在那里。当刘杰的父亲得知邓百花赚钱是为了读书时,二话没说就买走了一大堆东西。邓百花万分感激地送走刘杰父子后,一边摆摊,一边看书。突然,摊前围满了购物者。她疑惑地抬头一看,发现刘杰父子也在其中。原来,刘杰的父亲为了 助邓百花,找到其他几位家长,一起来她这里买东西。多好的乡亲啊——那一刻,邓百花的眼睛湿润了。在乡亲们的 助下,邓百花很快就赚到了2000多元钱。
2005年7月,离考研的日期越来越近了,由于北京大学不提供参考书,邓百花只好把其他几所名校文学专业所采用的教材全部买来,辞职回家专心备考。没想到,有的乡亲见她重新回到村里,议论说:“读那么多书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单位开除了!”听了这些话,邓百花委屈,但又不好辩解,她只好暗暗在心里给自己加油:百花,你一定要考上研究生,一定要争气啊!
为了有个安静的学习环境,邓百花搬进了隔壁大婶家一间废弃的小屋里。每天起床和睡觉前,她都要对着墙上贴着的“杀进北大”的标语大声叫几遍,以增加信心。为了节约时间看书,邓百花干脆将每天的饭压缩成一顿。每天早晨5点钟起床后,就开始看书,下午3点多钟回家匆匆吃完饭后,就返回小屋继续看书,一直到凌晨2点才能休息。
长时间的学习,对邓百花来说并不算什么,最难受的是房子里散发着潮气和霉味,常常令邓百花反胃。为了能安心看书,邓百花便随手拿着一块生姜,不舒服时就咬一口,这样不仅可以减轻气味的刺激,还可以驱散心中的寒意。
经过5个多月“魔鬼”般的强化学习,2006年1月,邓百花信心百倍地走进了考场,开始了她人生的又一次大考。
报考北大:曾经飘零的打工妹来了

两个多月后,考研成绩出来了,邓百花考了348分,超过北京大学文学专业录取分数线8分。那一刻,她欣喜若狂,庆幸自己的付出
…从深圳打工妹到北大研究生,这个洞口妹子真牛!考研湖南师范大学…(2020年去深圳打工好吗)插图
终于有了回报。然而,仔细一打听,她愕然得知,每年报考北大的人非常多,过分数线并不意味着就能进入复试。那一刻,邓百花的心凉透了:自己的分数只过分数线8分,怎么可能被顺利录取?
正当邓百花沮丧时,她又得到一个消息:超过录取分数线的考生,可以进行专业调剂。抱着一线希望,邓百花立即动身前往北京。但奔波了一周后,她却得知,如果自己被调剂到其他专业,每年就要负担近万元的学费。而家里已经负债累累,哪里还负担得起这么高昂的学费呢?
春天的未名湖畔垂柳依依,可邓百花根本无心欣赏,独自躲在湖边的亭子里号啕大哭——她心有不甘啊。哭过之后,邓百花下定决心:要像士兵一样去战斗,即使这次输得一败涂地,来年也要再考!于是,她以每月350元的价格,在北大附近一家出租屋的6人间里租了个床位,准备先找一份工作,明年再参加考试。
随后几天,邓百花先后推开30多家公司的大门,可人家见她身高有1.65米,体重却只有30多公斤,担心她有病,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给她。无奈,邓百花只得向北大校园里的一家花店老板央求,请求人家雇自己当 工。花店老板得知她的情况后,同情她的处境,便留下了她。每周上3天班,但每月工资只有600元钱。为了报答老板的恩情,邓百花每天工作特别卖力,修剪花枝、接待客人,样样都抢着干。
然而,仅靠600元的工资要想在北京生存根本不可能,邓百花只好又在附近找了两份家教工作。就这样,她每周3天在花店里卖花,其他时间就去给两个上初一的小孩辅导功课,如果还有一点空闲,她就钻进图书馆关门才离去。
2007年1月20日,邓百花再次走进了考场。当她考完最后一门功课后已近年关,可她摸了摸空空的口袋,顾不上回家过年,马上与表妹一起南下深圳打工,为自己挣参加面试的费用。
1月27日,邓百花和表妹一起来到深圳市宝安区松岗镇,住进了一间铁皮房里。可时值年关,哪家工厂还会招人呢?无奈,她只好四处去打零工。刚开始,她应聘到一家纸品厂,每天的工作就是将单位回收的纸品拆散、重新分类。一天下来,她满脸都是灰尘,尽管繁时的报酬只有3元钱,但邓百花依然干得非常起劲,她期待着能早日赚够自己的面试费。然而,她只干了一个星期,工厂就因为过年停工了。邓百花不得不托人介绍自己到一家家具厂做油漆工,每天在男人堆里忙碌。
2007年3月12日,邓百花正在给家具喷漆,突然手机响了——北大的一位朋友发来短信:“百花,我在系里看到你的成绩了,总分排名第五,专业课总分第一,肯定能进复试!”那一刻,邓百花喜极而泣。得知邓百花考上了北大的研究生,整个工厂都沸腾了,工友们顾不上她是女孩,一齐将她举起,大声呼喊:“我们打工族里出了北大研究生!”
下班后,工友们硬是要为邓百花庆祝。大家搂着她肩膀说:“你是我们的骄傲!有什么需要我们 忙的,尽管说!”说着,大家都慷慨解囊为邓百花捐起钱来。这是怎样一种友情啊!邓百花热泪盈眶,对大家说:“我将一生一世把你们当成兄弟姐妹,把这里看成是我出生的家!”
3月24日,复试的时间到了,邓百花连夜坐车赶到北京。面试现场挤满了来自各大名校的应届大学毕业生。在经历了5年风风雨雨的磨砺后,邓百花已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了,她从容地回答老师的提问,当面试导师得知她是从深圳家具厂赶来的打工妹时,满意地对她点点头说:“在贫寒中能矢志学习的人,还有什么难关不能攻克?你这个学生,我要了!”5年的付出终于有了收获,那一刻,邓百花强忍着喜悦的泪水,朝老师深深鞠躬,表达心中的谢意!
2008年暮春,邓百花坐在北大宽敞明亮的阶梯教室中,望着湖畔的杨柳依依,她百感交集,5年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虽然前方光明的路依旧艰难遥远,可一个人只要自己不放弃,还有什么目标不能达到呢?
— end —
本文原名“从人生低谷奋起,打工妹考上北大研究生”,刊于《妇女生活》杂志2008年第05期,作者:程书林。
信息来源 ▏网络综合
综合整理▏洞口发现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洞口发现感谢你的留言和转发分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